초록 close

≪西廂記≫流傳到朝鮮之前,在朝鮮知識分子階層當中,戲曲是一個陌生的文體。其實可以說通過≪西廂記≫朝鮮知識分子階層才能接觸中國戲曲,但是當時他們也許把≪西廂記≫看做一部小說,而不是一部戲曲。從文獻的記載可見,≪西廂記≫在朝鮮流傳的時期,最早于1506年。到了18世紀流入金聖歎批評版本,比以前更加流行。在韓國現在收藏的≪西廂記≫版本就有好多種類。木板本,寫本,沿活字本等等多樣的形態都存在。根據目前調查來看,國內收藏木板本是一共108種,寫本是79種,國內出版本是17種。由此可知,在朝鮮時代≪西廂記≫曾廣爲流傳。另外,朝鮮知識分子階層采取了多種多樣的方法來接受和繼承了≪西廂記≫。韓國國會圖書館所藏的寫本≪會真演義≫也是一種≪西廂記≫寫本。這部寫本≪會真演義≫沒有有關寫者和書寫年代的資料,因此不能確定是什麽年代的寫本,但是從書上出現的韓文來推斷大概應是朝鮮末期的寫本。筆者認爲≪會真演義≫具有如下幾個意義。首先,可以注意到≪會真演義≫的書名裏用到“演義”,換言之,朝鮮知識分子階層是把≪西廂記≫當成了一種小說來看,因此,他們把≪西廂記≫稱爲“演義”。其次,≪會真演義≫裏出現了骰譜,可見當時朝鮮知識分子階層已經了解這種酒令遊戲。否則就會將骰譜跟插圖一樣刪掉了。然而≪會真演義≫裏不但有骰譜,還認真細致地打了個圈,這就證明當時已經知道骰譜是什麽,有什麽用途。實際還可以查到有關骰子遊戲的其他文獻資料,從此可見,跟中國一樣,當時朝鮮知識分子階層中流行酒令遊戲。寫本≪會真演義≫的原版本是≪增注第六才子書釋解≫。≪會真演義≫的寫者除了插圖以外,按照原版本的順序來筆寫,並以≪西廂記≫原文中多樣的方式來注解。根據寫者的注解可以推測出寫者的意圖和觀點。與其他有關≪西廂記≫的詞典,比如≪西廂記語錄≫和≪豔夢漫釋≫的注解比較起來,≪會真演義≫的寫者在解釋同一字時,會用別的字來解釋,甚至可以看到完全不一樣的解釋,尤其可見有關思想和感想的評語,這是別的詞典當中幾乎沒有的。可以說這就是≪會真演義≫的價值,通過評語可以推測寫者的意圖,那就是是爲了讀者,尤其是爲知識水平不太高的讀者來注解的。因此,在≪豔夢漫釋≫裏常見的很多有關詞彙的典故和故事等等,在≪會真演義≫的注解當中幾乎沒有看到。總之,把三個婦女合評的版本寫出來,而且≪會真演義≫的寫者爲了更加容易理解≪西廂記≫內容加了注解。由此,我們可以推測也許≪會真演義≫的寫者是個知識女性,而且是位非常喜愛≪西廂記≫的讀者。從韓國國會圖書館所藏寫本≪會真演義≫我們能推測出朝鮮時代對≪西廂記≫讀者階層的認識,解釋和接受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