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這篇文章的核心結論如下 :1. 古代漢語“焉”的詞性, 除了“鳥名”, 可以歸納爲代詞和助詞。 代詞是實詞, 助詞是虛詞。 代詞主要根據意義可以分爲指示和疑問。 雖然所指示的內容不一样, 但是指示方法只是有一個意義的詞。 指示代詞“焉”的詞義大體相當於現代漢語裏的“那個”。 疑問代詞“焉”的詞義相當於現代漢語“哪裏(哪兒)”這個詞。 (注意這些不是完全相同的詞彙。) 被指示的內容差異往往由搭配的其他詞彙或者上下文來表現。2. 有的虛詞詞典以爲“焉”這個詞具有副詞ㆍ連詞或者兼詞。 古代漢語“焉”根本没有這些詞性。 我們該說: 代表反詰的不是屬於副詞, 就屬於疑問代詞。 說代表條件結果關系的連詞原來屬於語氣助詞。古代漢語“焉”又絶對不是兼詞。 因爲“於(于)”不是介詞就是助詞, 所以我們不能說“焉”有“於+之”的意思。 從來以爲倒置的標識的“焉”也屬於强調性助詞的範疇。3. 屬於虛詞的“焉”字只有語氣助詞的功能。 粗略地說, “焉”字的功能就是表示强調, 詳細地說, 它的功能就在表示說話者的語義焦點。 對於這種功能的來源是代詞的虛化, 没有意見分岐。 不關句子中的位置, 句中和句末的“焉”都是語氣助詞。我們也可以把上下文表示的微細差異總括在强調性語氣功能裏面。得到的上述結論根本以語言的本質屬性爲依據。語言的唯一共通本質就在義詞基本上是一個語音和一个意義的結合。說話者和聽話者之間沟通只能在兩者共同認知的詞義範疇內具現。 勿論“焉”的詞性如何, 個別詞性不能具有多數詞義, 只有一兩個詞義。 所以我們不可把“焉”字的意義分爲幾種。 我基本上以爲不根據形態ㆍ功能ㆍ句法結構的不同, 就不能劃定詞義的分界。詳細內容請看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