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自80年代以來, 中國古典文學硏究領域開始引進了西方接受美學的觀點, 致使古典文學硏究更有活力與生氣。 陶淵明硏究也不例外。 據硏究, 1991年到2005年之間出現的1000多篇陶淵明硏究論文中, 採用接受美學觀點的論文就超過300篇以上, 這足以證明接受美學在陶淵明硏究上的重要性。 歷代作家與批評家對陶淵明的接受, 集中在鍾嶸, 蕭統, 江淹, 王績,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儲光羲, 韋應物, 白居易, 梅堯臣, 蘇軾, 陸游, 辛棄疾, 王國維, 粱啓超, 譚嗣同等作家以及《詩品》,《陶淵明集序》, 《文選》, 《文心雕龍》, 《世說新語》等作品上。 其中《文心雕龍》與《世說新語》都沒提到陶淵明一言半語, 所以陶淵明接受硏究的作品實際上更少。 考慮到這種情況, 淸代小說大作《紅樓夢》的作家曹雪芹如何評價陶淵明的其接受情形, 是一件非常値得注意的問題。對詩人陶淵明的後代人的認識, 大都集中在“不爲五斗米折腰”的高潔品德上, 所以世人對他的評價多多少少局限於他令人尊敬的偉大的德操上。 蕭統等著名人士對陶淵明人品的讚頌以及蘇軾等宋代文人對他的極度尊崇, 更促使他有‘道德化身’的固定形象, 却反而忽視了他多樣的個性面貌。 衆所周知, 《紅樓夢》第2回中曹雪芹大發自己獨特的人性論, 在這段議論中他沒把陶淵明看做‘仁人君子’, 而把他看成兼有正氣與邪氣的所謂“正邪兩賦”的人物。 這觀點不失爲曹雪芹獨到的見解。 因爲清代是提唱儒道理學的時代, 加上遺民文人群體尊陶熱情高漲等因素, 所以淸人一般極度儒化陶淵明, 是學術界公認的事實。 不過, 《紅樓夢》的作者不認爲陶淵明是‘聖人君子’, 而把他認爲‘正邪兩賦’的普通人, 這表明他的觀點不在於道德層面上。 歷代人都拘於道德準則把陶淵明看成仁聖, 《紅樓夢》的作者超越這種世俗的道德標準, 把他視爲正邪兩賦的、 具有獨特個性的普通人。 據最近陶淵明文化形象硏究報告, 陶淵明文化形象有“高士→名士+文士→聖賢+最高詩人→高尙的凡人”的變化過程。 那麽, 《紅樓夢》的作者早在300年以前已經脫離把他限於道德聖賢的觀點, 把陶淵明列入屬於正邪兩賦的凡人的範疇, 可見其觀點的獨到先進之處。除此之外, 《紅樓夢》一書所反映的陶淵明接受的情形非常多。 本論文先探討《紅樓夢》的作者爲何把陶淵明看成‘正邪兩賦’人物的其思想背景之後, 分別談論.. “眞情與癡情意識”, “脫俗與隱逸思想”, “非功利的創作態度”等問題。 “眞情與癡情意識”一章, 先談論陶淵明重眞情的特點與《紅樓夢》作者通過賈寶玉、 林黛玉、 史湘雲、 探春、 晴雯等人的思想行爲所反映的眞情意識。 然後談《紅樓夢》的癡情與陶淵明的癡情。 在此, 筆者主要談論賈寶玉與林黛玉爲主的《紅樓夢》的癡情意識與以 <閑情賦>爲代表的陶淵明的癡情。 “脫俗與隱逸思想”一章, 先談論陶淵明脫俗的個性特點與《紅樓夢》作者通過小說中的人物品評、 生活方式、 主題意識等方面所反映的反成俗精神。 然後談陶淵明隱逸思想的象徵‘桃花源’與《紅樓夢》所追求的脫離現實的理想世界‘大觀園’。 最後“非功利的創作態度”一章, 談論標榜“大旨談情”的《紅樓夢》“並無大賢大忠理朝廷治風俗”的非功利的創作態度與陶淵明‘自適(自娛)’的創作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