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本论文检讨了从元代到民国时期对关汉卿的评價。在元代对他的散曲保留了评價,而对其杂剧不同,关汉卿被追崇为“梨園領袖”,如一個剧作家被评價为“小汉卿”就感到自豪。明代部分继承了元代的评價,到了明代中期以後正统文人将关汉卿视为不及王实甫、郑光祖的。可以说,當时“推關”和“抑關”现象并存,而後者算是明代独有的现象。清代对元曲的讨论远不如明代,虽然有些记录将关汉卿评價为元曲四大家或元曲六大家,但这些都只不过是抄用元代以来的评價而已。明‧清代的这些现象不仅源于评價者审美取向的变化,还與中国戏曲史的演变,即杂剧的衰退以及传记的繁荣有关。到了民国时期近代性戏剧研究正式开始,对关汉卿的评價也变为积极、肯定的。王国维指他为元曲四大家之首,吴梅将王实甫、马致远和关汉卿视为元曲三大家。总之,历代学者对关汉卿的评價都不同,而并没有人将他评價为白居易、杜甫似的代表社会弱者的现实主义作家。可以说,在历代评论家的眼里他不是人民鬪士而是一個優秀的大众作家。當然,为了正确判断对关汉卿的历代评價和认识的妥當性,更加重视他的作品。现在才是进入正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