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韩中两国同属于东洋汉字文化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各个方面都进行着广泛的交流。文学方面亦是如此,这其中最显著的交流之一便是诗文学方面的交流。诗在韩中两国都曾有过极盛的繁荣期,因而对诗的创作,感想,批评等有关内容进行著述的书籍便以诗话来命名。诗话这个名字的由来最初是源于宋代欧阳修,他首次将自己的诗话著作命名为≪六一诗话≫。“诗话”是对诗歌有关的闲谈,以随笔的形式写成的一种独特的文体。这其中包括诗的逸事和诗论。蔡镇楚从狭义和广义两方面对诗话进行定义,狭义的诗话,按其内容来说,是诗歌之话,就是关于诗歌的故事,按其体裁而言,就是关于诗歌的随笔体。广义的诗话,乃是一种诗歌评论样式。凡属评论诗人,诗歌,诗派以及记述诗人议论,行事的著作,皆可名之曰诗话。这样诗话中就存在着许多关于诗的论争和批评,其中最重要的论争之一便是关于尊唐和尊宋的论争。在韩国,高丽后期到朝鲜前期是尊宋时期,从朝鲜中期开始是尊唐时期。虽然不能像中国那样发展成为一个诗派,但是分化成为尊唐和尊宋两派并各自展开评论。尊唐派对唐诗性情的自然表现和精巧评价极高,与李白相比,更加追崇杜甫。而尊宋派在宋诗学问的基础上,对灵活运用用事和典故来表现议论的评价极高,比起黄庭坚,对苏轼的评价更高。在尊唐派和尊宋派的比较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尊宋派虽然被称为尊宋派,但是在对唐诗的观点上,他们认为盛唐诗和杜甫是至高无上的,然在此基础上,他们仍然肯定宋诗的卓越,坚持宋诗的立场。尊宋的立场就如同金昌协和李宜显所说的那样,与晚唐诗相比的话,宋诗可以说是很突出,但与唐诗相比的话,宋诗相对而言也具有突出特点。从韩国诗话引用大量中国著名诗话的内容和诗歌进行分析的情况来看,韩国的尊唐和尊宋论争受到了中国极大的影响。因而在对唐诗和宋诗长处的认知上,韩中两国的观点几乎一致,在对李白和杜甫,苏轼和黄庭坚长处的认知上,也有着很多的相同点。但在高丽末期和朝鲜初期,宋诗在韩国得以尊崇这一特殊现象与中国的情况相接轨。但本论文是以尊唐和尊宋问题为着重点,对影响关系没能做出具体的分析,因而将在下次对此进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