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本文主要比较了文世荣写的两本教科书,即《满洲语自通》和《支那语大海》里的译音标记。《满洲语自通》是一本日帝强占期在韩国出版的记录满洲地区(即东北地区)的语言,也就是有山东方言特色的,又有其本身特点的胶辽官话的方言教材,而《支那语大海》是官话教材。《支那语大海》已有两位学者即金泰成(2008)和玉昭荣(2009)进行了研究,而《满洲语自通》还没有人研究过。本主要通过对这两本教材的译音比较了解其韩国语记音情况,通过跟《支那语大海》的比较了解当时满洲地区汉语发音和官话发音的异同。『滿洲語自通』的语音保存了一些古音,声韵母的譯音标记非常丰富。其特点如下,1) 有尖团之分。2) 知庄章三组有两个以上的譯音标记。3) 日母字(不包括止攝開口)读为零声母。4) 塞音有/ㅃ/, /ㄸ/, /ㄲ/和/ㅂ/, /ㄷ/, /ㄱ/ 两套譯音标记. 5) 部分韵母的譯音标记趋于单纯化。6)止摄开口三等日母字标为零声母卷舌韵母。 7) 四呼混用。『滿洲語自通』中用的声母标记韩国语共有26个,声母标记韩国语共有50个。1)『滿洲語自通』在标记‘j, q, x’时除了有/ㅉㅈ/, /ㅊ/, /ㅆㅅ/以外还有一组即/ㄱ/, /ㅋ/, /ㅎ/。《支那語大海》标为/ㅈㅉ/, /ㅊ/, /ㅆᄻᅠꥷᅠ/。2) 标‘z,c,s’时『支那語大海』用/ㅉㅾ, ㅊᅉᅠ, ㅆ/,『滿洲語自通』用 /ㅉ,ㅊㅊㅊᅉᅠ, ㅆᅅᅠ/来标音。3)标‘zh, ch, sh, r’时《支那語大海》用 /ᅈᅠ, ᅉᅠㅊ, ᅅᅠㅅ, ᅀ/,『滿洲語自通』用 /ᅈᅠㅊㅊ,ᅉᅠㅊᅅᅠㅆ, ㅇ/来标音。 『支那語大海』用 ‘ᅀ’标 ‘r’,『滿洲語自通』用 ‘ㅇ’标记。4) ‘e’的譯音标记两个教材都很复杂。5)『滿洲語自通』无‘-ㄹ’音。6) 两本教材都没有‘ueng’的例子。现在对日帝强占期汉语译音教材的各方面的研究还很有限,希望今后对这一类的料有进一步的挖掘和研究,也希望这一资料可对东北地区的胶辽官话研究提供一个旁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