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本文欲经过文本分析来复原张家山二七四号墓出土的≪ 二年律令≫ 。这次本文运用的方法是把张家山汉简整理小组所公开的≪ 出土位置示意图≫与内容上整理好的≪ 释读本≫ 来进行比较分析。结果,我能发现几点: (1) 虽内容上归属于同一条,出土位置互相远离 (2) 虽内容上属于同一律令,排列顺序混乱 (3) 每个律令不在一起,与其他律令混在一起 (4) 律令的相互顺序也不一致。从具体的出土位置上来看,这种散乱的排列状态绝对不可能只是由于编连绳子的断裂、或是从外部的冲击而发生的。此外,≪ 二年律令≫ 有更多的错误。比如,(5) 有些简缺了,只有前部或后部留下了 (6)有时,不同律文写在同一个条里 (7) 有不少的误字,而且有些句子遗漏了。总之, 在张家山二七四号墓埋葬≪ 二年律令≫ 时,这些卷本来就不是完整的。不过,墓主生前使用过的律令绝对不可能这么不完整。因此,张家山二七四号墓出土的≪ 二年律令≫ 应是根据墓主的遗嘱让专家抄写正本的一部分。后汉时期的周磬是属于比较明显的例子。同时,≪ 二年律令≫ 上出现的句读符号也能够证明这个事情。句读符号原来是读者阅读的时候根据自己的原则进行标记的。所以,句读符号应该标记在文字和文字之间,也就是说文字和符号的间距缜密。但是,≪ 二年律令≫ 上不少的符号是好像文字似的标记的。结果,符号和文字之间距是像其他文字和文字之间距差不多的。像这样抄写专家, 其中之一就是具律题目简出现过的人名、郑女欠。前面所说的第二种错误(5, 6, 7)很可能都是这时发生的。编联过程可分为两个方式。第一,先把空简编联后抄写。第二,先抄写后编联。张家山≪ 二年律令≫ 上都出现了這两种方式。 当然,先抄写后编联,意味着要将每简一一排列,这需要十分注意。先编联时也一般以几简为单位作成的,不是以律名为单位。仔细看≪ 二年律令≫ 的话,能看出来每律上第一种和第二种方式都混在一起。前面所说的第一种错误(1, 2, 3, 4)可能在这种编联时所发生。总之, 张家山二七四号墓出土的≪ 二年律令≫ 并不是西汉初期实际上实行过的完整本,也不是二七四号墓主生前亲自使用过的原本。为了专门埋葬,墓主或遗属令专家抄写正本的一部分后把它编联的。虽然不能排除将原本埋葬的其他可能,我们要注意的是, 至少张家山≪ 二年律令≫ 在经过抄写和编联的过程中已经含有许多的错简和错字等问题。如此我们才能够重新確認≪ 二年律令≫ 的基本前提,即≪ 二年律令≫ 的编联、篇章或顺序是基于律令上的内容逻辑决定的,将来我们才免得白费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