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本文擬要從文獻學的角度,對於韓國學中央研究院「藏書閣」所藏明萬曆丙申陳氏積善堂刊本≪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相關問題,如作者、體例與內容、版本問題以及文獻價值,做一番考察。本文經過一番探討,得出以下幾點結論。 第一、藏書閣所藏≪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為宋代象數易學的鼻祖陳摶所著,亦在宋代象數易學的發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之邵雍所述,經過後人的整理而成書的。我們考慮陳摶與邵雍在宋代象數易學史的地位,此書無疑具有相當高的文獻價值。 第二、藏書閣所藏≪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在明代後期盛行預測人的未來之風氣之下,由當時著名出版社「積善堂」刊行的。 第三、藏書閣所藏≪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的體例與內容,在基本上,與現在通行的≪河洛理數≫不無二致。換言之,二者在書名上有所不同,在內容上卻是大同小異。但是,將藏書閣所藏本與現中國故宮所藏崇禎刊本做個比較,仍然可發現不少不同之處。 第四、藏書閣所藏≪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 刊行以來,其流通很有限。中國歷代藏書目錄(102個)和≪千傾堂書目≫和≪四庫全書總目≫等均無收錄。加上,現在無論國內外,除了藏書閣以外,很難找到存藏此本的藏書機構。 第五、藏書閣所藏≪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的文獻價值可從如下三個方面加以說明:首先,藏書閣所藏≪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為易學圖書象數派的經典之一,跟其他相關書籍比較,其內容最為詳細。其次,就版本的角度而言,藏書閣所藏≪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是在現存版本中刊刻年代最早的。同時,就內容而言,比崇禎刊本更為完整,將來校刊並整理≪河洛理數≫時,可以當作底本來利用。尤其是,除了藏書閣以外,其他藏書機構都沒有藏此本,這是值得注意的地方。最後,藏書閣藏了≪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是中國古書傳入朝鮮的很好的例子。 ≪新刊補訂簡明河洛理數≫傳入朝鮮跟當時朝鮮的易學思想有一定的關係,特別是在朝鮮後期出現筆寫本≪河洛理數≫,是個值得關注的出版文化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