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中國現代文學的形成和發展与政治及社会背景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進入20世紀30、40年代,隨着中日戰爭的爆發,中國現代文學史也迎来了創作的鼎盛时期。进而形成了國統區文学、解放區文学、淪陷區文学等多元化的局面,并创作了各式各样题材的作品。由于处在如此的时代背景下,现代作家们开始为‘中华民族的命运及文明的命运’而担忧。作为这种担忧结果而出现的一些独特的作品中,有一类题目中有含有‘城’字的,以‘城’为题材的作品登场了. 本文分析的是有关‘城’的意象的小说,20世纪30年代有老舍(1899~1966)创作的 『猫城記』和沈從文(1902~1988)创作的 『邊城』,40年代创作的師陀(1910~1988)的 『果園城記』和錢鍾書(1910~1998)的 『圍城』。把这几部作品放在一起进行研究,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作品的题目中都带有‘城’字。还因为活跃于这个时期的中国作家们,在他们的意识中,最令人烦恼的命题是由问题意识所产生的。首先,得出的结论的是,‘中国文明的衰落与复兴’这一主题是这个时期最重要的命题。鸦片战争和辛亥革命以后,西欧列强的侵略和随之而来的西欧文化的盲目流入给当时的知识分子带来了困扰。特别是面对着中国未知的未来,知识分子们为了找到克服的方案,把中国文明作为研究对象。那时的现代作家们以亲身的观察和体验为依托,以作为中国文明的物理基础的‘城’为出发点进行创作。城,原本不仅是为了区分里和外而砌的,而且是为了能在里面防御外面而砌成的建筑。  有关城的形象的小说,虽然其结构和审美的角度各不相同,但是以‘城’这个共同的题目为出发点的作品,其主题还是十分类似的。由此可知,对作品进行分析是非常有意义的。这些作品是在中华民族的生存在受到威胁时所创作的,所以也可以把这些作品看成是作家们忧患意识的记录。作家们作为眼睁睁地看着拥有悠久历史的中华文明将要衰落的历史见证人,描写了自己忧郁的哀悼和明朗的预言。 猫城被‘毁滅的手指’所灭绝,像武陵桃源一样的‘邊城’的破坏,一去不复返的‘果园城’的繁荣,人和‘圍城’间的永不停息的战争等,向所有的人展示着中国文明正经历着最严峻的历史性命运。城的命运即是中国文化的命运。具有寓言结构的这四篇文章,有着’城‘的共同隐喻的主题,想要把中华民族从衰落中拯救出来,在复兴的历程上艰辛地前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