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ㅸ”是为了《译训》药韵字(中古江、宕摄觉、铎、药三韵([-k]))的终声标记而设定的,也用于《通解》正俗音和《老乞大》谚解各种版本的左侧音。通过对用韵、宋元韵图、韵书等中国历史音韵材料的考察,我们确认中古入声字韵尾的反映情况因时代或方言的不同而表现得也不同。《译训》药韵字在韵图与阴声效、果假摄字配合的现象是在韵的分合及音值上与《蒙古字韵》萧韵完全一致。萧韵的韵尾相当于八思巴字母“”。这个字母的八思巴名称是“缚”,汉字名称是次浊声母“微”。另外,这个字母不但用于声母而且用于韵尾。由此,我们可以推断谚解类凡例提到蒙韵的“ㅱ”,在音值方面与用于对音的阴声韵尾[-w]相似,不过为了把它对应于“ㄱ、ㄷ、ㅂ”而选择了全清声母“ㅸ”。 现代中国方言中,中古入声韵尾表现为塞音韵尾[-p]、[-t]、[-k]或喉塞韵尾[ʔ]或阴声韵尾[-Ø]——[aw]、[ɔ]/[o]、[ɤ]、[ɥe]。就文白异读看,萧豪韵[aw]是白话音(ᅶ、ᅸ),歌戈韵[ɔ]/[o]是文言音(ㅗ、ㅛ)。《老乞大》谚解各种版本把白话音排列在左侧音,把文言音排列在右侧音。就《老乞大》谚解类看,我们可以认为:“ㅸ”反映十二世纪初以前大都(北京)的旧音还没接受文言音歌戈韵的情况,所以它们与方言的差异和新、旧音的重叠两者都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