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我是以韩中建交以后韩国人们在中国东北地区,内蒙古,新疆,西藏等中国的边邦地区旅行的记录为中心,以记录中具有的认识体系,从阿尔泰文化带的边邦,生活景观和日常世界,还有关于中国的管治的认识等来范畴化的进行分析。 首先可以指出的是在该地区旅行的同时保留的记录中当地的历史和文化遗产,当地人的生活方式和变化,中国的管治情况和当地人对于这一管治情况的认识等,具体的详细传达信息可以说是有很高的价值。因为自慧超以来或许有韩国人们来中国边邦旅行,但像我一样在短时间内大规模进行的实例在历史上时没有的。 并且韩国人旅游记最大的特征是强烈的显现出韩国人的正体性的,首先可以指出的部分是在中国的边邦地带发展的文明和韩国的历史与文化有怎样的联系这方面显现出很大的关心。从在东北地区的满族文化遗产来看,可以找出朝鲜时代的外交使节留下的韩国性痕迹,包括丝绸之路游牧社会时当地发展的文明和韩国文明的历史性关系还有活跃在以这地区为中心的先人们的业绩成就等遗迹集中的显现出来。 事实上与正体性相关联的另一个特征是显著的宗教差别。不论从情绪方面还是宗教方面都显现出韩国人对熟悉的佛教有着很大的关心和深层的理解,但是关于伊斯兰教的特色和它的历史等却不很了解。这样的特征从游览丝绸之路上的佛教遗址与西藏佛教的寺院时明显的显露出来。 韩国的旅行者认为边邦地带的自然景观与生活面貌这些纯净的自然是反文明的日常,这是于韩国社会的反生态的发展和疲乏的生活相比较下产生的结果。从这点看,在边邦地区已经传播的中国文明是破坏这纯净的污染者。因而旅行记是韩国社会内部矛盾产生时出现的一种省察性质的告白录。对比纯净的西藏和被中国文明污染的西藏,不是只对韩国人有独特意义的事情,反倒是近代时期的欧洲人使西藏观发展的这一点来看,将呈现出东方主义的性质。 以上几点综合来看,从旅行记里显现的是韩国的正体性旅行,几乎在所有的领域上都有相当的强烈体现,和韩国文化的关系,韩国人的活动以及对佛教的关心等是韩国的正体性很大趋向于中国边邦的扩张。另一方面关于纯净的自然和当地人亲近的态度等可以说是韩国人正体性的反省工作。反之在现实世界上原有的旅行记基础上也逐渐地增多,那个是现实下的中国统治有着不同的变化和联系。这种类型的旅行记是无论中国人经过很长时间发展过来的华夷论的观点也有可能包含在内。用这样的视角记述的文献很少。 虽然那样,韩国的旅行者们终究在按照中国人们规划的旅行空间和他们制成的旅游体系运作的构造条件下并不自由。所以要形成独自性的旅游网络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在一部分游牧民族东西横断的阿尔泰文化带正在试图的连接着。这样看来,中国的边邦旅行可以说是中国人们的华夷论边邦观不同于构筑韩国型边邦观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