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18世,朝案和制惠媛作代各省官的督和巡所行使的利比之前一期都增大和强化了。在作地方域行政制的省成了全行政中心的同督和巡的影力也增强了。尤其是省官有部下地方官的和中央派遣下的候的署理、委員和缺的任用。在他行使地人事的同地方官已不再是附于中央政府而是始附于地方官了。于提人事的地任用制度同具有着和短。在按照原的情下,打破地方行政的硬直性就可以做到量才用。但是一方面如果掌握的省官用的,那就生不可抑制的弊病。省官不是以“部下地方官中挑出具有廉品、杰出的才能和具有好的人才而行升的” 粹的意任用制度的。大部分的用都是在有批准的情下行的,甚至就繁定也是由各省恣意判定的。乾隆年間后半,涉案的20多名省官的是地方政和行政利的全面强化有着密切的系的。在各省的腐和事件中,地任用的痕迹十分明。粮征收和地方政系以各省中心而立且被放入了督的管之中。州始形成的腐一直散到省官的人事上。在地方官的任用和升的程中金品和饗在互,被任用的地方官逃失。地方上部机公然向州官提出寄附和的要求。因此了解粮缺,省官又向其的州借粮作之急。像,在多的案利用用金掩缺的事被的同也公告于世。事上,地方官掌管人事大的省官的要求是无法拒的。于些事件乾隆帝酷的也可以理解是省官的影力和非法腐向的制。的象在全出的同朝制部的危机也的大了。'乾隆盛世'到近代中危机的程中地任用的影是一重要的接且得去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