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古代,中国不是像现在我们所知道的一个排他性空间,而是谁都能公享并谁都能分当其主体的一个开放性心理空间。到了民族国家主义兴起的时代,现在的中国开始专用这一"中国",而它却未经近代化,只转化成压制中国内部各个小我的大我,即变成为一种"意识形态"。从这一观点上可以说是最近由以中共为首的当代中国积极倡导的所谓二十一世纪中国的建设,并不是近代的克服而只是前近代的延续。因此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所需要的并不是中国的恢复而是五四运动的恢复—民主和科学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