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西漢後期, 社會進一步儒學化, 君本臣末的關係基礎上士大夫階層的價値取向與君權的至高無上之間的矛盾必然地愈來愈突出.他們抱着“通經致用”的理想,欲大有作爲,然而他們必需絶對服從毫無限制的君權,他們强烈地感受到了言必得咎․機網密布的政治j艱危.同時他們還要面對外戚宦竪專權的黑暗現實. 在這之后, 文人的心太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于是, 他們選擇了不同的方式來應付現實,一部分人選擇了“曲學以阿世”的可恥行徑,阿附權貴. 另一部分人則抽身退隱, 遠離政治旋渦. 西漢後期文人中興起的這種隱逸之風, 對積極入世的經術之士來說, 意味着在現實面前碰壁之后的自我價値觀的調整, 而從儒道思想的消長來說, 則意味着道家思想的重新擡頭, 意味着道家思想從此成爲文人安頓失意心靈的重要居所而得到空前的重視. 面對這種時代的風氣, 揚雄的世界觀人生觀發生了急劇的變化. 這一時期出現的《太玄賦》受道家隱逸思想的影響, 道家的隱逸思想在其儒道衝突的世界觀中上風. 揚雄以道批儒的立場, 反映出《太玄賦》的道家思想傾向, 正如他在仿《周易》而作的《太玄》中, 亦處處顯示他儒道合一, 却以道家爲主的思想特徵. 幷與《太玄賦》中對儒家仁義思想有所批評的態度相呼應. 此時賦語言的趨于平易幽黙,和創作主體受到隱逸之風影響而借詩賦抒情有關. 由此知道, 揚雄的文風除因循模擬之外, 也有力求新變的一面, 這個新變, 主要體現在文學的批判精神的復活與文學語言的平易化․生活化方面. 而造成這一新變的原因, 則主要是政治黑暗促成的文人的焦慮心太, 以及由此引髮的文人中的隱逸之風與道家思想的復興․文人價値觀的重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