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在棉紗, 棉布等紗廠生産成本中, 原棉占着最大比重。因此棉製品跟棉花之間的價格變動直接影響紡織工業的經營成績。抗戰勝利后, 紡織工業的‘黃金時代’重新到來, 其主要依靠低價進口棉花而出現。戰后復工的停滯及物資不足引起物價上漲及通貨膨脹, 工潮等社會問題。尤其是棉製品成爲遊休資本的主要投機對象。因此, 在戰后經濟建設過程中, 回復工業生産力及穩定物價無疑成爲緊迫課題, 尤其是生産日用必需品的紡織工業自然成爲戰后經濟建設的核心部門。因而國民政府盡量幇助紡織工業提高生産力, 卽從美國等國家進口巨大數量的棉花。但是戰后紡織工業的黃金時代具有奇形性質, 就是說其他工業全般簫條中, 紡織工業的發展非常突出。雖然各紗廠瀛得空前的巨大利潤, 但是紗廠的工潮日常發生, 電力不足引起減工。 從此可見, 戰后紡織工業的黃金時代, 這種發展的基礎很薄弱。若貿易上發生障碍, 這會影響低價棉花的進口, 幷且嚴重影響紡織工業的正常經營活動。進口商品的增加自然造成外匯流出。而這自然減少中國外匯數量。因而爲沮止外匯流出起見, 國民政府提高法幣對美元的兌換率而宣布新匯率。這當然減少棉花進口, 而且提高棉製品的生産成本, 隨后紗廠的經營成績很快惡化。 抗戰勝利后, 隨着日用必需品等物價上漲, 國民政府卽刻着手管制棉製品等日用必需品的銷售價格, 以便沮止物價上漲, 通貨膨脹.從這一角度來看, 管制棉製品價格根本包含跟紡織資本家的矛盾及利害衝突。但是匯率改變以前, 國民政府通過進口低價棉花可以維持跟紡織資本家的合作關係。隨着提高兌換率, 原棉成本越來越提高, 資本家跟國民政府的矛盾關係也突出來。從而紡織資本家大膽地提出對國民政府棉業政策的異見, 甚至公開表示反對及批評。 從而國民政府着手確保國內産棉花, 決定給與國營紗廠收買國內産棉花的獨占權利。但是這一方針就面臨從來參與棉花流通的棉花商人集團的激烈反對, 國民政府也不得不許可棉花商參與收買國內産棉花。盡管如此, 國營紗廠及棉花商收買棉花工作沒能收穫預期的成果。其主要原因在于從平抑物價起見, 國民政府盡量減低收買棉花價格, 這却使農民抛棄棉花生産, 轉移到糧食生産。 因爲國民政府不能管制棉花供給, 所以棉製品價格也自然不能管制。在物價上漲, 通貨膨脹中, 紡織資本家爲保持棉製品的價値起見, 把生産商品不斷流出到黑市場。換句話說國民政府的原棉政策失敗以后, 管制棉製品價格也沒法實施.終于國民政府抛棄棉花獨占收買政策, 反而許可所有紗廠自己到棉産地直接收買棉花。加上國民政府通過國營紗廠抛售棉紗, 棉布以及棉花, 設法平抑物價上漲。然而這一辦法實際上意味着原棉政策的抛棄, 隨后棉花激烈上漲, 已經達到空制不了的程度。終于國民政府的棉業統制政策不得不宣告完全破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