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漢魏以來之四言詩, 或多或少都不離《詩經》及詩教之傳統. 乃至東晉,似乎擺脫其束縛,而呈現出老莊色彩濃厚之玄言詩。當然。此種玄言四言詩的內容與風格,與《詩經》傳統的四言之作相較,具有迥然不同之風貌,自有四言詩史上的特殊地位。這就是四言詩發展演變過程中的一大轉變也。不過,陶淵明不再受到此種四言詩舊傳統之束縛,而藉之作為抒發一己情感之媒介,明顯的展現出了陶淵明個人之形象與獨特面貌。這就是陶淵明四言詩之「繼承」中「開拓」新領域之主要內容。換言之, 陶淵明四言詩,從其章法形式、典雅之風格上,或從意境內涵及體材上,的確具有仿效《詩經》以及漢魏以來前人四言詩之痕跡。雖然如此,他四言之作中,處處露出個人之風格色彩,亦打上了他特有之烙印,由此得到四言詩史上最後絶唱之地位,這就是《詩》,《騷》之體盡而玄言風靡的東晉時代中,實在難得的成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