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最近, 中國學界推行東北工程, 把高句麗史試圖編入自國史的範圍, 以隋唐遠征高句麗定爲國內統一戰爭. 這種觀點完全否定旣存學說, 卽隋朝滅亡陳朝統一中國. 筆者懷疑到底幾個中國學者接受新的觀點. 置得注意的是, 一般來說, 學術界對否定旣存學說的新觀點有批評的傾向, 現在中國學界對新觀點未有任何反應. 因此, 我們不能不對把高句麗史試圖編入自國史的東北工程懷疑. 並且, 過去中國的歷史學有爲政治服務的經驗, 使得我們更懷疑. 隋唐朝的對外政策呢, 建國初, 因國內不穩定而主要關心解決內部矛盾、與周邊國家保持友誼關係; 國內問題解決, 就開始關心周邊國家, 試圖建立以中國爲中心的中華秩序. 在中華秩序的建立過程中, 如有周邊國家的君主向中國直接朝貢來完全臣服, 隋唐王朝保持友誼關係; 與此相反, 有君主敢不直接朝貢、不完全臣服則不回避戰爭. 當時, 周邊國家當中, 只有高句麗不完全臣服, 因而隋唐朝要征伐高句麗完成以中國爲中心的中華秩序. 隋朝征伐高句麗需要名分. 它征伐陳朝有統一中國的名分, 但是征伐高句麗, 名分不足. 隋朝指責高句麗不忠實履行冊封關係, 卽犯‘不禮’. 而‘不禮’不足爲征伐高句麗的名分. 因此, 隋朝尋求侵攻高句麗的正堂名分. 正好, 在遼西地方發生隋朝領主總管與高句麗之間的衝突, 隋朝趁着這個機會, 試圖捏造高句麗國王侵犯遼西, 作爲征伐高句麗的名分. 隋煬帝主張因高句麗國王不直接朝貢而征伐高句麗, 唐太宗則主張因淵蓋蘇文發動政變而征伐高句麗. 也許發動戰爭的名分不正堂, 隋煬帝和唐太宗的遠征高句麗都失敗而告終. 關于其失敗原因, 韓國學界强調高句麗完善準備和頑强抵抗; 中國學界却歸于隋唐朝戰略的問題, 例如, 隋唐朝對高句麗內政不足理解、軍事上準備不足、戰略戰術至指揮體系都不附合于軍事理論、皇帝親征等. 具體地說, 對高句麗與隋唐戰爭的性質提起幾個觀點: 遼東地方爭奪或爭覇戰、支配與反支配之間的鬪爭、雙方政治利益的衝突、國家安全與根本利益的問題等. 特別, 中國學界主張, 因爲隋唐朝冊封高句麗, 高句麗屬于隋唐朝邊境經略, 雙方之間的戰爭是國內戰爭. 因此, 隋唐朝的高句麗遠征並沒有占領高句麗領土等侵略的性質. 換句話說, 隋唐朝的征伐高句麗的目的是, 使高句麗臣服施行覊糜政策, 維持中國中心的國際秩序, 除去高句麗對中國的威脅. 不過, 隋唐朝試圖使高句麗臣服施行覊糜政策, 維持中國中心的國際秩序, 這些觀點却說明高句麗不能威脅隋唐朝, 並且這些主張明白地顯示隋唐朝的覇權主義. 如果爲了覇權主義發動的戰爭不是侵略戰爭, 哪種戰爭是侵略戰爭? 中國學界擁護覇權主義, 能够把美國侵攻伊拉克批判爲覇權主義嗎? 中國把高句麗史編入自國史的試圖, 使得我們有看出中國內心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