초록 close

基本上, 漢賦可能是一种被縱橫家之后裔們創發的文体. 他們爲了适應于漢代政治社會上的新變化, 發揮了丰富的想象力和絢麗的修辭, 從而創造了一种新的諷諫形式. 同時, 他們積极變容了儒家的詩經學來提高了漢賦在文壇上地位. 最初, 西漢的皇帝們大多很愛好漢賦新奇宏博的鋪陳和溫柔敦厚的勸戒. 可是, 因爲漢賦內含着太多的瑋字和過分的諷諫內容, 皇帝們隨漸對它失去了興趣. 尤其是大多漢賦作家不能适應于越來越崇實的儒家合理主義, 結果就是不太長久的漢賦興旺時代很快就轉向到衰退了. 處在從口語記彔移到書面著作的西漢時期, 漢賦当然包含着多种多樣的瑋詞. 可是, 更重要的一点是: 它初步体現了一种制度化的文學樣式. 筆者認爲漢賦是中國傳統時期第一个把作家的姓名表明的文學性寫作. 特別, 漢賦通過虛設假想的對話、活用四四六六句法而諷諫的寫作原則承前啓后, 啓發了后輩作家. 所以, 我們可以說它基本上具有了文學樣式的构成要素. 揚雄說的“能讀千賦則善賦”暗示当時漢賦已經具有了比較濃厚的寫作傳統, 而開始找到了一种文學樣式的立足之地. 雖然寫作漢賦的文人当初想不到除了皇帝以外的讀者, 但是我們已知道不少漢代文人愛誦司馬相如、班固一樣著名作家的作品, 而且主動地試圖了模仿寫作. 這樣的事實明确証明漢賦具有比較广大的讀者或者愛好群体. 要之, 漢賦就是在中國歷史上兼備文學制度的基本要素—固有創作規律和作家、讀者—的第一个文學性寫作樣式. 所以, 如果我們片面地强調它所引起的消极影響的話, 我們就會忽略了漢賦客觀的歷史意義.